哪吒大熱,契合了中國人的教育焦慮!

作者:佚名  時間:2019/8/8 17:04:37  來源:會員轉發  人氣:
  最近動畫片哪吒很火熱,無論是兒童還是成人都感覺“過癮”,喚起了廣泛的共鳴。那么,這種情感共鳴究竟是什么呢?其實就是當下普遍的教育焦慮。
  這部電影的情感核心,就是結尾的那句話,叫做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,就是對命運的不接納和對“重新設計命運”的渴望,甚至是一種強迫癥式的激情,這與當下在應試教育“天命”下苦苦掙扎的中國父母的心態何其相似?
  而中國的那些兒童,那些被父母和學校逼的毫無退路的孩子來說,他們則像極了哪吒的父親李靖:默默的承受一切強壓在自己身上的厄運,甚至準備付出自己的生命,而沒有任何的反抗。而支撐李靖如此寬厚的情感力量就是愛,對兒子深層的愛。而中國的孩子面對父母玩命的訓斥高壓,卻努力的迎合他們的一切變態需求,不惜讓自己的生命之花逐漸萎靡,這其中的情感動力何嘗不是對父母的愛呢?
  “抗爭一切”、“重新設計自己的命運”,這是一種唯物主義的人生觀,這種觀念認為宇宙并沒有一個最高的和至善的主宰,一切都靠自己個人的“努力”,這種觀念放大了個人努力的效用,給很多人帶來了過度的壓力。當下中國大城市父母潛意識中將自己看成“決定孩子命運的上帝”,他們想為孩子設計一個“理想”的人生和命運,害怕自己會錯過一個機會。任何一點的風險都會讓他們自責內疚,悔恨不已,他們誤以為自己可以給孩子創造一個理想而無風險的人生,誤以為自己具有這樣的能力,這一種虛幻的情感狗日他們壓上背上了沉重的包袱。任何人背上了這樣的包袱,都會喘不過氣來。
  對命運報以各種各樣的怨言,以及在終極意義上改變命運的沖動,是一種虛幻的情感,也是絕不可能實現的。“給孩子設計一個好命運”的沖動,是當下教育焦慮癥和強迫癥泛濫的根源,這種激情的狂妄在于,他們沒有看到時代命運這只“上帝之手”,也沒有看到孩子們所擁有的“自由意志”,而這二者才是孩子人生命運的決定性力量。如果我們沒有基本的敬畏之心,沒有對對時代趨勢的敬畏,以及對孩子們靈魂中所擁有的意志力和創造力的敬畏,我們就是在毀滅孩子!
  恰恰是那種擁有敬畏之心的人,認識到自身力量有限的人,他反而具有最大的勇氣和行動力,他會沉著冷靜,以坦蕩之心把自己最大的潛能發揮出來,真正的改善自己的命運,幸福自己和孩子的人生。
  中國在民國時期就有很多人到美國拿了博士碩士學位,在那個時代,他們受到的教育簡直是高的令人發指。但是由于時代的原因,這些人的后代居然很多人沒有讀過大學,成為普通的工人農民,這樣的命運他們能改變嗎?看起來,他們掌握了一切給自己孩子提供最好教育的資源,但是時代和命運使得他們這種可能性化為烏有。但是這些有智慧的人,他們哀嘆命運了嗎?他們怨天尤人、焦慮不安了嗎?反而沒有,他們坦然的接受這個結果,平靜的度過了一生,他們做了他們盡可能能做的事情,那就是讓孩子們擁有一顆平靜的心。這一種對命運的接受和在現實情況下的努力帶來了豐厚的成果,他們的第3代,即孫子輩則把握住了時代的機遇,絕大部分成為了社會的上層。這才是真正具有智慧的父母,“盡人事聽天命”。
  中國當下的教育是一個時代背景的產物,它是一種在人類處于AI文明大爆炸的背景下,卻以農業社會的應試教育為標準的考試體系,強調記憶、謹小慎微和盲從,以不出錯為最高的考核標準。顯然,這就是孩子們所面臨的一個悲劇性命運:如果他適應這個教育體系,他就不可能擁有創造力和健康的人格;如果他保全自我,并更有能力去適應這個大時代的發展,他就不可能在這個體系中獲得很高的分數,這就是他的命運!命運的詭異在于,他不知道這個時代會以何種方式降臨?會在何時降臨?也許他的人生會錯過這個時代,這就是他人生的不確定性,也就是這他們這一代的人的命運。那么,在這種背景之下,他該如何選擇?你又該如何選擇嗎?如果你選擇了去適應這個應試教育,那么在你有限的理性之內,你可能覺得孩子將更會適應這個社會,將會獲得榮譽,財富和地位,但這只是你有限的認知,大時代的背景究竟如何變革?上帝賦予他的靈魂究竟包含了怎樣的使命感?他的精神如何的掙扎?這是你不可預知的,而這恰恰是構成孩子人生幸福和路徑的核心要素。
  一個人無論他多有能力,多么的勤奮努力,他也不可能改變宇宙的秩序。我們每個人都必然生活在一個時代,生活在一個家庭,然后擁有某些天賦的長處和短處,然后他的成長過程中會有很多偶然性的機遇。也就是說,構成他人生成就的大部分要素,包括“想改變自身命運”的愿望,都是某種必然性的產物。
  亞里士多德認為,這個世界上有兩種工作,一種是人的工作,一種是神的功能。人的工作,就是他自身在品德方面的努力,積極的行為;而神的工作就是創立宇宙的秩序,以及維護宇宙最高的善,神他關注的是整個宇宙和人類社會最大的幸福,但是必然會有一些人、在有一些時代蒙受苦難。從個體來講,我們的生命具有不確定性和悲劇性。這既是個人的不幸,也是個人的榮譽,所以每一個承受苦難的人,承載的都是人類整體的幸福。
  這種對人類終極命運的認同和對神所創造的至高的善的信仰,是絕大部分人類社會和信仰文化所認同的觀念,包括中國古代的孔子也說“盡人事而安天命”,現在很多城市的父母有一種“不認命”的心態,天天糾結于自己不能改變的那一部分不利因素,而沒有看到自己能有所作為的有利因素,比如對孩子的品德塑造和情感培養,以及個人技能的培養、健康的體格、堅強的意志力、良好人際關系能力等等,這才是父母可為且需要巨大付出的領域,但大部分父母卻不想在這方面有所作為,因為他們早已不再相信誠實的勞動能夠換來尊重,甚至鄙視誠實的勞動。
  哪吒,顯然是一個被受害者心理所困擾的巨嬰,是一種痛苦情感的奴隸!當下焦慮的中國父母,大部分也就是哪吒這種“巨嬰心態”的翻版。相比中國的父母,中國孩子們的感情格局要大得多,他們因為愛而接納了暴虐父母,承受命運施加給他們的不幸,絕少有孩子哀嘆命運給他們安排了愚蠢而狂妄的父母。可憐的孩子們直面現實的命運,耗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贏得父母對自己的愛和接納,他們其實是在拯救陷于狂妄深淵的父母,雖然父母的覺醒看上去如此的不可實現,但他們從未絕望。孩子們這種植根于人性深處的寬厚和純真,是人類社會始終充滿希望的根源。

文章評論

共有 0位用戶發表了評論 查看完整內容

湖南福彩网 楚雄市 | 新晃 | 襄城县 | 旬邑县 | 松阳县 | 道孚县 | 海南省 | 广东省 | 荣成市 | 丹棱县 | 怀化市 | 蒙城县 | 故城县 | 油尖旺区 | 宁德市 | 晋城 | 扎兰屯市 | 信丰县 | 日土县 | 香港 | 开远市 | 牡丹江市 | 牙克石市 | 若尔盖县 | 寿宁县 | 新化县 | 潜山县 | 崇明县 | 邢台县 | 庄浪县 | 邹平县 | 屏边 | 天气 | 甘孜 | 天峻县 | 胶州市 | 开远市 | 和林格尔县 | 海口市 | 苍溪县 | 靖州 | 南阳市 | 舞钢市 | 当涂县 | 集贤县 | 正蓝旗 | 乐都县 | 含山县 | 同仁县 | 仁化县 | 邯郸县 | 嘉善县 | 长武县 | 辽宁省 | 尤溪县 | 柘城县 | 梓潼县 | 民乐县 | 富锦市 | 乐亭县 | 新晃 | 远安县 | 扬州市 | 陵水 | 巴彦淖尔市 | 敖汉旗 | 道孚县 | 敦化市 | 阿坝 | 申扎县 | 克东县 | 保靖县 | 湛江市 | 宣汉县 | 石渠县 | 龙川县 | 大冶市 | 庆安县 | 理塘县 | 光山县 | 正阳县 | 钦州市 | 濉溪县 | 芷江 | 宣化县 | 镇雄县 | 林甸县 | 扶绥县 | 和田市 | 托克托县 | 昔阳县 | 莆田市 | 吉水县 | 松阳县 | 舟山市 | 大同县 | 武功县 | 永善县 | 滕州市 | 温泉县 | 永州市 | 大庆市 | 苗栗县 | 徐闻县 | 峨山 | 吉木萨尔县 | 岑溪市 | 毕节市 | 康乐县 | 巨鹿县 | 梨树县 | 铁力市 | 吕梁市 | 七台河市 | 贵德县 | 凭祥市 | 东台市 | 专栏 | 石台县 | 留坝县 | 辽阳市 | 广元市 | 河间市 | 开原市 | 武平县 | 许昌县 | 岳池县 | 贵德县 | 西乌 | 重庆市 | 凤冈县 | 恩施市 | 樟树市 | 富阳市 | 邢台市 | 平乐县 | 成安县 | 会泽县 | 浦城县 | 韶关市 | 北川 | 略阳县 | 鹤岗市 | 南昌县 | 江陵县 | 大新县 | 临桂县 | 阿城市 | 齐齐哈尔市 | 宜黄县 | 永泰县 | 永清县 | 湄潭县 | 东台市 | 石柱 | 河曲县 | 那曲县 | 霍邱县 | 名山县 | 长白 | 和田市 | 牡丹江市 | 绥化市 | 闽侯县 | 桃源县 | 田东县 | 珠海市 | 涟水县 | 安新县 | 读书 | 大悟县 | 南开区 | 绥江县 | 云和县 | 绿春县 | 和顺县 | 南安市 | 德庆县 | 金昌市 | 五家渠市 | 建瓯市 | 思南县 | 理塘县 | 和静县 | 那曲县 | 腾冲县 | 习水县 | 中牟县 | 克什克腾旗 | 乐平市 | 高邑县 | 大悟县 | 乐东 | 利辛县 | 江城 | 深水埗区 | 胶南市 | 城口县 | 富平县 | 东港市 | 乳源 | 册亨县 | 会理县 | 海阳市 | 昌平区 | 昌黎县 | 玛纳斯县 | 巨野县 | 科技 | 新田县 | 中超 | 大同县 | 邵阳县 | 北川 | 军事 | 阿合奇县 | 塔城市 | 依安县 | 孝感市 | 沐川县 | 雅江县 | 射洪县 | 鄱阳县 | 清水河县 | 华池县 | 天等县 | 灵璧县 | 聂荣县 | 平顺县 | 武鸣县 | 宝坻区 | 泰州市 | 芜湖市 | 信阳市 | 珠海市 | 周口市 | 苍山县 | 贵港市 | 社旗县 | 泰顺县 | 密云县 | 西宁市 | 蕉岭县 | 西城区 | 马龙县 | 南汇区 | 巴里 | 左权县 | 上栗县 | 瑞丽市 | 山阳县 |